2014返校日


毕业十周年,是一个十分特别的时间节点。问起00国政的张骥和00法律的张笑,十年前曾最喜欢的歌,是一首《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在踏遍千山万水之后,恐怕只有这样单曲循环过的老歌吧,才能像一个老友的安慰,又像一针强力催化剂,在故地重游的时候,把往昔的画面、故人一下子推到眼前,不由得你不心潮澎湃,热泪盈眶。 这样的歌关乎青春,关乎复旦。2014年初夏,繁花盛放时节,这群天涯海角的游子终于相携归来,唱着钟爱的歌,拥着深爱的人,开启了重逢的“演唱会”。而十年间的经历,沧海沉浮,甘苦相交,也尽在一首歌里了。


十年后,最重要的相聚


531日一早,在上医校友会的签到处,00药学的范志宏忙着给同学发放校名纪念衫。他是这次返校日的班级联络员,也是十年前00药学二班的班长。如今范志宏在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兼任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青年志愿者服务队队长。此次返校日,班上30多名同学,全是他通过校友会和学校的帮助召集回来的。班上的同学一下到得这么齐,范志宏难掩心中的激动。


九点刚过,00世经、马来西亚籍的留学生陈骏升就到达了经济学院的签到台。完全看不出,他刚刚经历了五小时的飞行,从马来飞抵上海。


00物理的陈凯轩也是专程从厦门赶回了上海。本科毕业后,陈凯轩远赴美国,在伦斯勒理工学院拿到硕士和博士学位,之后在厦门工作。相比于毕业留沪的同学,十年间,他很少有机会与同窗见面,所以他不想再错过这次重要的相聚。


五月初夏的江湾校区,阳光普照,暖风习习。离开校园十年的复旦人,已从大江南北、世界各地汇聚而来。 在法学院楼广场前,由复旦校友组成的Manto乐队奏起《十年》、《有多少爱可以重来》、《那些花儿》、《遇见》一首首耳熟能详的老歌,带着青春的气息与校园的记忆回荡在江湾的上空。


99级“护(理)法(医)”、00级管理科学专业的校友们纷纷上台献唱,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熟悉的旋律如汩汩的流水,波及内心每一个柔软的角落。


00外文的殷祺一个箭步跃上舞台,拿过话筒高歌了一曲《那些花儿》。在场的校友们纷纷驻足倾听,为他一席即兴表演鼓掌喝彩。殷祺站在舞台上,昨日仿佛重现。本科期间,殷祺与复旦和上财的几个“哥儿们”组成了“北岸”乐队,他担任吉他手。月色下,乐队坐在相辉堂前的草地上自弹自唱的情景,让殷祺留恋至今。 本科毕业后殷祺在新闻学院继续攻读新闻学硕士,师从李良荣教授,现在中国银联做公关工作。虽阔别学生时代多年,但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在复旦最辉煌的一次演唱。“那是2005年复旦百年校庆,学校在正大体育馆举办了盛大的庆祝仪式,谢雨欣、迪克牛仔、高明骏等当红歌手都获邀来演出,“登台演唱的学生歌手只有两名,我是其中之一。整个正大足球场都座无虚席,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很激动。”殷祺说。


当日,偌大的江湾校区,天气晴好,孩童嘻闹,歌声悠扬,随着校友渐渐聚集,更多的相认、更多的相拥,在这人山人海之中,记忆中的复旦、记忆中的青春渐渐浮现出一个完整的轮廓,那是世纪之交的复旦记忆。


遇见复旦,遇见你


“我从福州考进复旦来到大上海,那种感觉就像小池塘的鱼跳进了大海,周围的同学都太优秀了。”00世经的黄璟形容。 宿舍是新生在复旦的第一个落脚点,也是他们在复旦求学生涯中,最接近家的地方。


00哲学的刘红青印象最深刻的是大一时的东区寝室。“那时东区住的全都是女生,因此被戏称为‘东宫’,是男生们都向往、但又都不敢涉足的禁地。”每晚熄灯之后、锁门之前,“东宫”楼下总是聚集着一对对难舍难分的男男女女。校园里的爱情青涩,却是最甜蜜的回忆。


00中文的潘佳感情最深的地方是九号宿舍楼,那里是“北辰文学社”的诞生地。大一那年潘佳和同学共同组建“北辰文学社”,之后他又担任了社长。文学社内日复一日的业务讨论及筹备工作的记忆都留在了那里,对潘佳来说,“北辰文学社”太珍贵了。“当年我们文学社举办中文周的活动,每一周邀请一位老师来给同学们做讲座。我还去邀请过章培恒老先生,先生一点架子都没有,一口就答应了,让我很是感动。” 2004届校友入学之际正值世纪之交。


经历了改革开放二十多年的积累,中国正步入高速发展的轨道。这一时代的复旦人作为新世纪的大学生,共同经历了北京申奥的成功、携手度过了SARS的特殊阶段,张开双臂拥抱最初的互联时代……所有这一切都是属于这一代复旦人的共同记忆。


2000年左右,互联网开始在中国崛起。据00化学王亮回忆,1997年几个计算机系的师兄在实验室里设计了学校最早的BBS论坛,取名“野草”,1999年左右改称“日月光华BBS”,之后成为复旦官方的学生论坛,也成为当时学生课余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20032004年左右,BBS发展到巅峰。“当时日月光华的火爆程度,现在根本无法想象。”王亮说。学校为了防止服务器崩溃,不得不限定同时在线人数一万人。让王亮颇为得意的一件事,就是他有幸成为当年几个大版之一的“世界足球版”的版主。


00计算机方晨在复旦买了第一台品牌机,“为了买这台电脑向父母要了一万多,自然也少不了在父母面前发誓保证用这台电脑好好学习编程,但最后用得最多的还是打游戏。”方晨笑道。当年《星际争霸》大热,方晨回忆:“如果你不玩星际,根本就无法开口搭讪。”


返校日当天,在光华公司的摊位前,00国政的朱静递上了自己的名片。现在她是中国建设银行上海某支行的行长,曾是光华公司的一员。朱静笑称,读书期间,她在光华公司做到了文印中心的“老大”,“统领北区、本部、南区三个文印中心。”2003年春,光华公司招了很多新员工,大家都非常渴望能够认识新朋友。可是很快,因为SARS爆发,全国上下恐慌蔓延,校内很多活动都被叫停,但朱静还是尽量保证每一个人都有排班,大家一起度过了那段人心惶惶的日子。


00材料的张天翼来说,光华公司是一个被施予了爱情魔力的地方,大学期间,他在光华公司认识了现在的太太,两个人通过打羽毛球,慢慢熟络起来。如今宝贝女降生,二人世界成为美满的三口之家。 “在你我相爱的地方依然人来人往。”十年一晃而过,角角落落都还在上演着复旦爱情故事,说也说不完。


黄璟在复旦,经历了一段三年半的感情。虽然最后因为双方事业上的不同选择无疾而终,但对她而言,这是一段很美好的经历,“人生就像一个轮回,放在当时我也许不会选择他,但是今天想起来,依然感谢他让我变成了更好的人。” 因为复旦,让她(他)们彼此相遇,助她(他)们美好成长。


告别母校,长大成人


十年前的那个夏天,00新闻的冯冯送走了同寝室的北京女生,一个人回到空荡荡的宿舍,怔怔地呆坐了一会,一个沉重的声音在心里说:“我的大学结束了。” 方晨在毕业前做了大学期间唯一一件疯狂的事,和几个同学连夜刷满整个BBS的十大热门,连起来刷成了“00CSComputer Science)毕业”的宣言。虽然后来遭到外系同学的非议,但这个疯狂的举动,让方晨和他的00CS 的同学都记住了毕业时刻,也为当年的毕业季留下一段轶事。在复旦撒个野,太值了。 “毕业后的这些年喝过很多酒,但惟有那一顿最舒服、最畅快。


王亮想起的是毕业时节的一场散伙饭,兼为一位同学庆生。想到几个月之后大家就将散落天涯,不胜酒力的王亮喝了很多,“我们一边喝一边聊,聊着聊着就有人倒下睡着了,醒过来之后继续喝。”大家都不愿意离开,最后谁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寝室的。 99级五年制法医专业这五年,班级25个兄弟几乎天天在一起。他们与99级护理本科班25个女生结成联谊寝室,至今保持着亲密无间的关系。大家一起听课记笔记,一起在小面馆吃饭看球赛,穿着军大衣、拎着水壶占座熬通宵,一起通过严格的医学科目考试……


正因如此,法医班的赵奇回想那段朝夕相处的时光,在毕业时分尤其伤感。 99级五年制临床医学系在毕业前夕,全班30人聚集在二教,买来30件白色T恤,在桌上排成一排,同学依次在上面签名。这件T恤恽小婧至今保留,作为友谊与青春的见证,在2014年枫林校区改建前的聚会上,不少同学不约而同地将这件T恤带到了现场。


毕业时,00哲学做了一件足以铭记在心的小事,班上的张良回忆,“全班同学手拉手,绕着校园整整走了一圈,大约走了一个小时。走着走着,有些人就哭了。”彼时校园的每一个角落,甚至于每一株小花小草,都承载着同学们浓得化不开的离愁。 一起嬉笑打闹的日子无忧无虑,成了校园生活里最美好的篇章。但毕业总在最猝不及防的时候降临,这终须面临的一别,是为成人仪式,也为所有人在复旦的这一场相遇折起一角,催促着他们去翻开新的生活。


唯爱与梦想不可辜负


离开复旦之后,人们怀着一腔热忱,奔走天涯,开拓更为广阔的人生。十年来的经历,或平顺、或坎坷,都让人们懂得,即使踏上的只是平凡之路,依然值得为之问遍世界,寻找答案。毕竟,带着复旦的烙印,带着复旦人的骄傲,唯有爱与梦想不可辜负。 “刚入学不久,我就通过前辈们了解到复旦电光源对国内整个行业起到的推动作用,从入校时起就以它为骄傲。”


00电光源张晨露本科毕业以后去美国读了硕士,在纽约工作了两年,然后又去迪拜工作,如今又回国创业,感觉这十年每两三年就是一种新的状态。“复旦让我想去看更广阔的世界。自由而无用的灵魂深深地影响着我,让我在这十年的选择和变迁中没有那么多功利心。”张晨露的梦想是要做一个灯光设计师。“从读书到工作,我的一步一步都是围绕自己想做的事情走下去的。做自己是复旦教会我的事。”


01级法律硕士金冰一是上海润一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工作了几年以后选择重新读研,并且跨专业到并不熟悉的法律领域。“我的梦想是做一名律师,感谢复旦帮我实现了梦想。”


王亮2007年硕士毕业去了通用电气做管培生,一路从研发、工厂运营、供应链、国际贸易、采购,到现在做销售经理。在这个过程中,王亮逐渐找到了兴趣所在,也变得更为自信。他说:“复旦是综合性的大学,专业间的横向联系特别多,提供了宽容自由的平台,有充分的空间让我成长为一个丰富的整体。”


00广电的张明博本科毕业后留校读研。2007年硕士毕业之际,SMG没有招人编制,本来在SMG纪实频道实习的张明博为了用就业协议争取上海户口,去了上海教育电视台。签约后回学校的路上,张明博突然特别痛恨自己,为了现实把理想抛弃了。讲起这段往事,她顿了顿,指着耳垂说:“所以你现在看到的这个耳洞就是那时候扎的。当时觉得自己应该被扎两下,记住那种放弃梦想的疼。”半年后,张明博回到东方卫视,如今,观众时常能在大型歌唱类比赛节目《中国梦之声》的导演名单中看到她的名字。“我是个很随遇而安的人,电视就是我的宿命了,没有意外的话,我还会继续做下去吧。”找回梦想,张明博无怨无悔。


新十年,复旦不离不弃


十年是一座人生的驿站,时间提醒着人们放慢奔忙的脚步,驻足回首,展望未来。 方晨对自己现在的状态很满意,下个十年,他想要平平淡淡地把生活经营好,做一个好爸爸,并且计划和同样是00计算机毕业的太太张煜拥有第二个宝宝。


殷祺可以说是一个纯正的“复二代”,他的父亲毕业于复旦物理系,母亲毕业于复旦英语专业,“将来我的孩子就要做‘复三代’。”殷祺已经在规划孩子未来上大学的事情了。


00广电的张艳艳有感于新闻行业的变迁,在这十年里,她用一腔热情屡屡触碰过真相的边界,因此被抢过摄像机、摄像带,也去到过不从事新闻工作永远不会抵达的地方。她说:“这两年终于有时间沉淀下来思考过去和未来。复旦新闻系给我最大的收获还是新闻理想,是她给了我这么多年做下来的唯一的理由。虽然信息碎片化了,但传统新闻、深度报道还是有存在价值的,所以忠告师弟师妹们还是要带着这样一种复旦新闻人一直坚守的东西往前走。”


2014年对于所有原上医的校友而言是尤为特别的一年。由于教学场地和教学设施更新的需要,学校今年确定了枫林校区改扩建方案。一些存活在老上医人记忆里的教学楼、宿舍、道路、雕塑都将永远成为历史。自改建方案公布以来,借毕业十周年之际,曾在枫林学习生活过的校友,纷纷组团归来,再看一眼记忆中的枫林校区。 返校日现场,2004届毕业生为母校做了一件充满意义的事:Run for Fudan。参赛队伍以8人组队的形式,参加8×25接力赛跑,经过激烈的角逐,来自00国关、00计算机和00高分子三个班级的队伍分别获得冠、亚、季军。00高分子请到了当年的辅导员、化学系分党委书记唐晓林前来助阵,直至今日,这个团结的班级充满凝聚力,也诞生了不少“复二代”。


冠军队伍里的王金姬是前一天从新加坡赶回来的。“我周四下午上晚班,就坐昨天凌晨的飞机飞回来,为了复旦,特意来跑这一程。”对母校的感情与期望是简单而炽烈的,因为曾把最茂盛的青春扎根在这座校园,十年间任其生长为盘根错节的想念。


十年光阴荏苒,在上帝的弹指一挥间,那以复旦为原点的、渐行渐远的旧时光都被收进了昔日的行囊。毕业之际,复旦对于学子的祝福,却深深印在每个人心中,渐渐成长为一股强大而温暖的力量,以这样的方式,母校站立于每个复旦人背后,不离不弃。张骥至今仍能熟练背出徐以骅教授赠与大家的毕业演讲:“你们将来无论是侥幸成功还是暂时受挫,无论是高官显爵还是一介草民,无论是腰缠万贯还是囊中羞涩,无论是衣锦还校还是浪子回头,母校都会对你们一视同仁,都会不偏不倚地善待你们,拥抱你们,欢迎你们回家。” 毕业十年,回到梦想萌芽的原点,而这一切只为了,收拾行囊再出发,前往收获新的人生。


文/《复旦人》记者 包雨朦  聂冬瑶  沈诗懿  尚靓  李青云 小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