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74-2


编者按 如果青春是一条川流不息的河,对于20世纪80年代的青年大学生而言,混响着时代惊雷的潮声已经逐渐远去。如今, 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洗礼的中国正走向发展的新阶断,八十年代的新一辈也到了致青春的光景。在迎来复旦大学建校110周年之际,复旦大学校友会举办“致青春•我们的八十年代”主题晚会,通知发出后的半 个月里,数字每天都在疯长。 2014年12月27日当晚,八十年代的复旦人纷纷相约而来。主持,演讲,走红毯,或盛装蹁跹于舞池,或高歌唱和 于校园,华丽灯光洒落满场,交错着记忆中的青春光影。伤痕文学、大学生圆舞曲、认识论改革纲领、《走出中世纪》、复旦诗派、复旦辩论队、学生科技咨询开发中心、大家沙龙、自立奖,复旦人在校园的实践响应、引领着时代的风潮,成为一代青年的标杆,也为八十年代复旦人留下深刻的精神络印。致青春•我们的八十年代,充满怀旧气氛的晚会,带给全场复旦人关于青春的记忆,也重新钩沉关于理想的畅想。回望过去是为了更好地走向未来。让我们一起守望复旦、一起向青春致敬,向无尽的未来致敬。


编/ 廖梅


从《伤痕》到《大学生圆舞曲》


晨露沾衣,地球上的中国运行到 了直面太阳的位置,大地渐亮,露出 新生的嫩芽,也露出斑驳的伤痕。 1978 年,中文系 1977 级卢新华在 班级的墙报栏里,也可以说是三十年 前的日月光华BBS上,贴出了手抄短 篇小说《伤痕》。不久,《文汇报》 全文发表,当天增印150万份。新时 期的第一个文学思潮——伤痕文学以 此文发端。反思文革,呼唤人性,文 学敲响思想解放的鼓点,这部作品, 因而在新时期文学史上具有里程碑地 位。 这就是我们八十年代的开端,注 定不同凡响。 新生的中国,反思过去,面向未 来。与此同时,文化、科学、教育、 生产等各个领域也展开了紧锣密鼓的 建设与发展。李谷一唱响了《乡恋》, 邓丽君诉说起《千言万语》,外国留 学生带来了交谊舞。 同样是中文系1977级,张胜友写 下了中国第一首《大学生圆舞曲》:“鲜 红的太阳升起在东方,美丽的花朵争 相开放,四海的同学欢聚一堂,我们 展开理想的翅膀……”《大学生圆舞曲》 唱遍东西南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 各地电台每周一歌轮番播出,被收入 各种建国以来经典歌曲集。大学校园 中掀起了集体舞浪潮,影响甚至波及 中学校园。 年轻的心,向往远方,向往未来, 我们,能为八十年代做些什么?


3108:教室虽小,思想无涯

1982年,复旦大学历史系朱维铮先生与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哲学史 家庞朴先生在上海召开了建国后第一 次讨论中国文化史的学术会议,积极 拓宽学术研究的范畴,由此拉开了八 十年代文化热的序幕。 1983年,哲学系谢遐龄、俞吾金 等六位研究生,在桂林召开的全国哲 学研讨会上宣读《认识论改革提纲》, 对当时国内流行的哲学教科书体系提 出批评,引发极大争议,后来此事件 被认为推进了哲学界的思想解放。桂 林事件之后,俞吾金等15位哲学系研 究生,在 3108 教室举办了 15 讲“哲学 研究改革”的系列讲座,《文汇报》、《解 放日报》、《人民日报》、新华社记 者相继报道了讲座盛况。座椅坐不下, 坐到讲台前;讲台前坐不下,站到窗 户边;窗边站不下,挤到走廊里。最 外层的同学,只能面对密密麻麻的黑 色人头,听着教室里送出的慷慨激昂 的演说。头上星光灿烂,身边长风浩荡, 精神,则遨游于天地之间。这是许许 多多复旦人难以忘怀的成长历程。 这是三教一楼最大的一间教室。 毕业经年,你我可能忘记了自己上课 的教室,却绝不会忘记3108。一周五 个晚上,3108几乎天天举办讲座,高 峰时人满为患。3108教室的讲座,是 八十年代中国学术界和思想文化界的 缩影。国内外知名学者纷至沓来,学术界最新成果和动态,思想界的求新探索,都在这里一一展现。诺奖获得 者李振道、杨振宁、李远哲、美国总 统里根、以色列总理拉宾在这里演讲 过。赛诗会、新生杯演讲赛、辩论赛、 自立奖评奖大会也在这里举行。 这间小小的教室,容纳了古今中 外、上下五千年,容纳了改革开放的 风云激荡,容纳了复旦的青春活力, 让复旦学子和中国、和世界紧紧连在 一起。


复旦诗社与复旦辩论


八十年代的校园英雄是诗人。 那些懵懂而炽烈的情感,那些火 热却无法言表的冲动,那些海阔天空 的梦想,那些少年的忧伤失落,都由 诗人替我们言说。 1981年,复旦诗社成立。1983年, 编辑出版了中国第一本大学生抒情诗 选《海星星》。30多年来,年轻的诗 人层出不穷,形成海纳百川的“复旦 诗派”。复旦诗社还曾经成立诗歌朗 诵队,在上海各大高校巡回朗诵。许 德民、杨小滨、陈先发、韩国强、施 茂盛、韩博、马骅、肖水、洛盏、顾 不白、徐萧,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 也许就曾经留在你我的手抄本上。 诗歌是灵魂的出口。不要问诗人为什么成为英雄,不要问姑娘为什么轻易爱上诗人,因为诗人唱出了青春的心声。 如果说诗言志,那么辩论促人深 思,交锋让思想闪光。 1988年,校园英雄的队伍里又增加了新的群体。这一年,由青年教师 王沪宁担任教练,顾刚、李光斗、鲍 勇剑和罗洁等四位辩手组成的复旦大 学辩论队与台湾大学辩论队在新加坡 亚洲华语大专辩论赛上最后对决,舌 战《儒家思想能否抵御西方歪风》, 最后,复旦大学夺冠而归。当时电视 尚未普及,无数复旦人挤在二教和三 教的电教室里,观看辩论录像。一台 台悬挂在教室上方的粗笨显示屏,点 亮了年轻学子的眼睛。严密的逻辑, 滔滔的雄辩,让复旦人首次领略到思 想之美、学术之美、语言之美、辩论 之美。校园里掀起了辩论高潮,几乎 各个院系,都组织了大大小小的辩论 赛。1993年,由王沪宁教授担任顾问, 俞吾金教授担任领队兼教练,姜丰、 季翔、严嘉、蒋昌建等四名辩手组成 的复旦大学代表队续写辉煌。这一次, 借助电视媒体,他们不仅成为校园英 雄,也成为全中国年轻学生心中的偶 像。这是复旦给予中国青年的精神礼物。


学社咨询科技开发中心 与复旦创业者


思想激荡的八十年代校园,敏感的复旦大学生们嗅到了时代的新气息。 自立、开拓、创新、创业,成为复旦精神新的组成部分。正如在人文社科 领域里群星闪耀,在商业经济领域,复旦也涌现了许多弄潮儿,校园英雄的队伍日益壮大。 1984年,78级数学系潘皓波和同 学们借了两张桌子、十把椅子和2282 电话分机,在学生宿舍1号楼117室 创办了复旦大学学生咨询科技开发中 心,即今天“复旦光华科技服务公司” 的前身。“中心”开办了“学生商店”、“大家沙龙”,积极组织勤工助学活动, 这也是中国大学生勤工助学的开端。一年多以后,“中心”拿出部分利润,设立了倡导大学生自强自立的“自立 奖”。这也是首个由大学生创立的奖 学金。 从八十年代走出的复旦学子,在经济发展的大潮中,涌现了郭广昌、梁信军、陈天桥、虞锋、梁建章、王长田、乔志刚等复旦创业者群体。他 们成为中国经济成长的弄潮儿。


page75-4


致青春:我们的八十年代


这是我们的八十年代,也是中国 的八十年代;这是我们的青春,也是 中国的青春。百废待兴、探索争鸣、 勇寻前程——这就是我们的源头,我们出发的地方。 在复旦,我们砥砺学术,淬炼 思想,开阔眼界,舒展胸怀。八十年代,很多同学通过 CUSPEA(物理)、CUSBEA(生化)等中外合作计划和公 派留学项目奔赴海外深造,三十年多 年过去了,他们成为各界专家,很多人学成归来,服务国家社会。 普通的你,平凡的我,组成了庞 大而坚实的复旦人群体。教师、记者、 编辑、作家、工程师、会计师,律师、 公务员,各行各业,无数努力工作、 认真生活、脚踏实地的复旦人,构成 了社会的基石,构成了推动中国进步 的巨大力量。 此刻,回到复旦,回到青春,回到八十年代。 这里,有你酸涩的初恋,有我稚 嫩的错误,有你微小的秘密,有我放 飞的风筝,有你沸腾的血火热的心, 有我走向今天迈下的第一步。 此刻,回到复旦,向八十年代的思辨和探索致敬,向理想和奋斗致敬, 更要向无尽的未来致敬。


page72-头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