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6薛中行捐赠仪式2

文/郁孙豪、阿细

【人物卡片】 薛中行,名锋,字中行。师从著名经济学家、复旦大学张军教授。2000年经济学院硕士毕业后投身创业,在复旦科技园创立“上海经邦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十五年专注于股权激励领域,创立"五步连贯股权激励法”。经邦从一个作坊,已发展成为教育、咨询、培训、投资、上市具有完整产业链的新型企业,薛中行现任经邦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著作有《中国式股权激励》、《股法》等。


思想者:打破中西经济文化藩篱

“我一直不同意有人说我们在复旦学到的东西很空,不能运用到实际中去。我坚信知识如果能巧妙的运用,是能够发挥出很大价值。”薛中行说话一字一句,用词准确,偶尔引经据典,但并不刻意风趣洒脱。与他对话,唯能感受到的是真诚和执着。“我祖父是江阴人,我外婆是蒙古族。很多人第一眼看到我,说我有点腾格尔的感觉。”薛中行说着,轻轻抚抚自己的头。 “我祖父是中医,父亲也是中医,母亲是西医。我6岁随父母到了河南洛阳,父亲任职于洛阳第一中医院,我母亲分配到第一拖拉机厂医院眼科。河洛文化学者洛阳道教协会的副会长赵荣珦教过我一些中国的传统文化。”追溯起来,薛中行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几乎是天生的。“到了上海,又觉得中西有相通的地方。” 在复旦跟随张军老师学习时,传统文化底蕴深厚的薛中行对西方经济思想有了不一样的感悟。于是研究、比较,亦发表过一些独到的见解。此时班里同学大多爱好理论、建模,“当时我觉得经济学有点冷冰冰的,缺乏人文精神。”薛中行更希望为经济学找到人文关怀,“我经常找古籍所的刘康德老师切磋《易经》。应该是1998年,我和同学还合作创办了周易学社。” 薛中行认为,“经济学应该加一点人文的东西进去。所以我后来进一步学习哲学,尝试把中国哲学思想融到现代经济学理论里面去。”薛中行曾经在《读书》杂志发表过一篇《自由放任无为而治》,比较了亚当斯密经济自由主义的思想与老子的“无为而治”理念的相似性。即使后来到证券公司实习,薛中行对哲学兴趣依然不减,常常琢磨传统文化与现代经济之间的关联。 彼时,中国的企业改革已经开始从“放权让利”、“双轨制”、“承包责任制”发展到以“产权明晰”、“身份置换”为话题的产权改革阶段。导师张军主攻产权经济学,“一入学,张老师就搞了一个中国经济问题研究小组,我们就一起参与,一起切磋,一起讨论。其中股权概念的启蒙就来自张老师。”薛中行说。当时国内市场上的家族企业和中小企业,关于产权的意识非常模糊。思想者薛中行迫不及待地拥抱了“产权”概念,并萌发要以产权理论改造中国中小企业的理想。“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在于产权。股权是一个企业的核心,一个企业家如果把企业看作是他个人的、家族的,永远成就不了大业。如果把企业看作是员工的、甚至是社会的,那么这个公司就会稳定,长久。”“股权改革”在薛中行脑海中逐渐清晰、完整,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方向。

拓荒者:“硬生生地切割了一个行业出来


硕士毕业时,薛中行发现自己无法施展抱负,“我学习的是产权制度,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学到的东西很难被一个准确的工作职位直接运用。虽然许多证券公司都给了我工作邀请函,但我自己又希望我能够把我学到的知识通过自己的改变运用到实际中,为了发挥所学,我必须自己开一家公司,来实现我的这些想法,学以致用。”思考良久之后,薛中行决定自立门户,“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如何把产权变成一个服务社会的东西,如何劝说企业家拿出自己的股权分配给高管、员工,甚至回馈社会。这样,一方面激励员工为企业创造更多价值,另一方面可以留住人才,起到人、财两得的效果。”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导师说起时,启蒙了他“产权”理念的张军教授觉得思想很前卫,但如果涉及创业,前途渺茫。尽管如此,在2000年,上海经邦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如期成立,薛中行将想法付诸实践,扬起了股权激励的一杆旗帜。 “只有思想而没有为你买单的人,是无法生存的。”薛中行一开始就遭遇了这样的窘境。作为股权改革领域的拓荒者,开垦一片坚硬陌生的荒原,说起来是一番令人心驰神往的大事业,但实际操作上,一方面,在中国做咨询何其艰难,专业知识和专业意见往往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另一方面,此时企业家和市场之间,还缺少一个必要环节,那就是股权对很多企业、尤其是家族企业来说,是不可触碰的敏感地带。“我当时找了一本上海市的电话黄页,然后挨家挨户地打电话问,需不需要帮助您做股权激励,给员工分股份。没有人理睬我,还有人说股权是老板的,不好分。”薛中行淡淡自嘲。 说起如何争取到第一个客户,薛中行说:“坚持与这些人保持联系,逢年过节我就给他们发短信,问要不要分股份。终于在一个端午节,我有了第一个客户,给了我三万块。为了这三万块钱我足足干了六个月。”有了第一个客户,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客户开始认可经邦咨询的价值,订单随之而来,但回馈并不都是真金白银。“有些企业家我帮他分了股份之后,他说没有钱付咨询费,问能不能也给你分一点儿股份算了。”薛中行相信股份的价值在长远,所以照单全收。 股权分配的难点在于,如何达到员工、企业和企业家三者之间的有效制衡。“企业家股份分得多和分得少都不行,比如牛根生(蒙牛创始人)他的股份分的太猛,撒的太快,以至于自己失去了蒙牛的控股权,公司也就被别人收购了。这是控制权的问题,我们研究了这个课题,力争达到这三者的一个平衡点。股权如何巧妙的分配,这需要很强的技巧。”薛中行强调,这正是经邦的价值。 随着2009年创业板开板到2012年新三板的蓬勃发展,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终于让执着守候的经邦迎来了春天。在中国企业转型升级的大浪潮中,经邦帮助众多中小企业家分配股份,提升格局,带动员工共同富裕,助力其成为具有竞争力的民族企业,直接推动了众多公司上市。“经邦做的事情有了社会的基础,得到市场的认可,开始分享中国经济新一轮,特别是资本市场带来的红利。”对这一切,张军老师都看在眼里:“薛中行用他的知识和想法改变了众多企业家的格局,我认为这一点是经邦最重要的社会价值。” “专职做股权改革的人很少,很多人觉得这是券商律师做的事情,但是其实股改更在于人性。我们是硬生生地切割了一个行业出来。” 如今,经邦咨询是国内市场公认的股权激励领域的领导者,对于在懵懂中涉足中国资本市场的中小企业而言,历遍十五年猎猎风沙的经邦已是一片不竭的绿洲。 薛中行做了一个比喻:“十多年前我在课堂讲分股份,讲利他,像是在冬天卖冰棍儿。很多学员听完我讲课,会走上来拍拍我的肩膀,说薛老师你不了解社会。现在十多年过去了,整个社会对股权分配的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我再讲利他的时候,嘲笑我的人少了。”

创业者:“在复旦周边的小馆子里,一边吃饭一边聊梦想”

“我是白手起家,地道的学生创业。公司最初只是一个三人作坊。”薛中行回忆,经邦最早开在一个居民楼里,后来搬到了复旦科技园。“当时复旦的副校长杨玉良组织了复旦一批创业学生开会,他鼓励我们大胆尝试。公司注册需要很多文件资料,我们就到校产办审批,然后开具各种证明。严格意义上,经邦就是在复旦起步的。” 创业艰难,因为缺乏营销经验几乎没有客户,现金流严重不足,经邦第一年几近倒闭。付不起工资,交不起房租、水电费的日子里,为了把经邦支撑下去,薛中行甚至被迫想出通过增设打字复印、卖抽水马桶垫等毫不相干的“新”业务来补贴资金紧张的空缺。“后来我仅有的五名员工都跑光了,我就在想,我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吗?” 压力不会仅仅来自于社会,还来自于家庭。薛中行说:“我的母亲是我“骗”得最多的人,每次她对我的事业表示担心,我都告诉她我有非常多的客户。这些都是我善意的谎言。”薛中行的母亲特意来上海考察,发现情况并非为薛中行所说的那样乐观,亲自带了两个搬运工人到薛中行公司,把所有东西都搬走,想借此断了他创业的念想。但薛中行趁母亲不在,又把东西搬了回去。 就在这段艰难的时光中,他偶然地在133路公交车上遇到了石磊老师,石磊老师听说了薛中行的故事,鼓励道:“你要在一个行业当中坚持十年以上,你就会有话语权。”“石磊老师的这句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下公交车的时候,薛中行不再是摇摆不定的了。 创业起点上的薛中行只是一介书生,理想、率真,不懂人心善变,吃亏似乎是创业者的必修课。“一个南京的客户,每次和他谈,他都说:‘为了签约,能不能把你的方案再详细讲一讲?’然后我就讲了一遍又一遍,但这个客户最终没有签约。后来我才得知,这家公司把上海所有咨询公司都问了两三遍,最后他自己有了一套方案,把我们都甩了。”薛中行感慨,“所以说知识这个产品是最难交易的,有着极大的风险,创意说出口就不值钱了。”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成功是经年累月沉淀和结晶出来的。薛中行回忆“两三年后,看到你的想法在一个企业中变成了现实,股份拿出来分配了,这时候成就感就产生了。”但经邦帮客户分股权,也有波折的时候。“浙江有一个双家族企业,两个家族之间会有争斗。我们给他们一个股权分配的想法,一开始没有把两个家族的问题解决。幸运的是,我在复旦学过博弈论,我们把博弈论运用到双家族问题里面去,把它视作一个‘信息下的动态’。” 十五年来苦苦坚守,薛中行与家人聚少离多,说起家庭语带愧疚。“我们几乎从来没有去看过电影。那时因为总裁班都安排在周末,每逢周末就出差,我太太甚至问我,是不是外面还有一个家。”太太张静说:“那时候他说使命感,我们还会笑他。但是十几年了,他还是说一样的话。我觉得他有特别强大的毅力。” 十几年中,从2000年书生创业,到2005年创立“五步连贯股权激励法”,到2010年创办经邦资本,形成咨询和投资相结合的股权模式,再到2015年咨询、投资、教育与股权相结合的新模式,包括经邦自身特有的合伙人制度的初步发展,薛中行始终相信股权的变革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千千万万的民营企业,推动着社会的进步。 导师张军回忆,大概是2014年夏天,他在飞机的航空杂志上偶然看到了经邦咨询的介绍文章,“十五年只专注一件事情:股权激励。”这句话令他印象特别深刻,当时他并不知道这个经邦咨询就是自己学生创办的,后来知道是薛中行的公司,张军颇有感慨。如同冰山一角浮出水面,水面之下,随中国资本市场起起伏伏的经邦,在守候中提升了自己的境界,在积累中赢得了资本,已然具备强大的生命力。薛中行的创业经历,给张军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十五年过去,薛中行的坚持收获了应得的回报。 “只要你肯做,涓涓细流总有一天会汇成江河,奔腾而下。”薛中行这样说。

慈善者:利他是一种自然规律

正是借助于独到的方法,长期耕耘于中小企业之中,特别是对家族企业的跟踪与咨询,经邦与成千上万家企业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先后成立了多支基金,对医药、IT、智能机器人、LED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成功进行了股权投资,造就了“小微企业孵化,然后IPO上市,并购成为行业寡头”的全程服务链条,真正帮助企业激活了股权这一中枢,打通了企业治理与管理的任督二脉,将企业人力资源与资本市场有效结合,逐步实现了企业的整体提升,助推中小企业成长。 “我一直试图打破知识分子合作的半径。”薛中行对于未来经邦的业务设想是:把中国的知识分子凝聚起来,形成一股力量,服务中国企业。 经邦帮助企业上市,不是终点;成为咨询行业的寡头,也不是终点;财富更不是薛中行所追求的最终目标——他的最终目标是用投资赚来的钱做教育,唤醒更多企业家的资本意识,并与他一起践行慈善,回馈社会,这也是薛中行所坚信的。 “我们曾经有一个客户要做股权激励的原因是为了来防止自己的员工被其他公司挖墙脚。咨询结束后问及为什么那么后怕,他只说了一句,我就是另外一个公司的员工。他就是怕事情在自己公司重演。”经手过千百个民营企业的股权分配与上市的企业,薛中行越来越觉得:“利他不是一种道德修为,而是一种自然规律。利他看似和赚钱不相容,实际上,只有利他才能长久,利己的格局打不开,只能越走越窄。” 因此,薛中行更为长远的规划在于:经邦前十五年以股权激励为本,后十五年以股权上市为本,待到十五年之后,等到他自己也五十五岁了,就带领企业家,以捐赠回馈社会为本。用三十年的时间,回归那个最初坚守的原点。薛中行表示,“那时候把我们此生赚得的财富回馈给社会,回归各种慈善和公益,这才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事情。”经邦在十五年后最大的产业将是慈善业和公益业,践行大道将自经邦始。 一路坚守不乏非议,然而薛中行理想的前路渐渐明晰。随着经邦本身的不断完善、成熟、壮大。这个理想也会广泛昭示于世人,在喧嚣动荡的资本市场成为一个标杆。 今年6月16日,薛中行带领经邦高管,向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捐赠贰千万元,用于经济学院教学、科研、尤其是创新资本方面的研究。签约仪式上,石磊老师深表感佩,“在中国资本市场这么好的时候,本来这笔钱在市场上可以有50%、60%甚至更高的回报,他要把这笔钱拿出来。我相信很多人觉得在这个时候捐赠是不明智之举,但是从长远回报来看,这笔钱在母校的回报值远远高于市场。” 在薛中行看来,他事业的原点就是复旦。“经邦的命名与经济学院同源,来自于经济学的本义:经邦济世,经世济民。”复旦老师给予薛中行的专业知识、文化素养、精神支持不仅仅是成功的敲门砖,更是学子一生受用的宝贵财富。 大巧若拙,大器晚成。理念与思想的布道,秉中而行,贵在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