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复旦大学112周年校庆前夕,我们遗憾地从严幼韵家属处得知,复旦首届女生、与复旦同龄的老校友、著名外交官顾维钧遗孀严幼韵女士,于北京时间5月25日晚间在纽约家中去世,享年112岁。


严幼韵女士是复旦大学的第一届女生,上海总商会第一任会长严筱舫的孙女,上海滩有名的美女,早年以“84小姐”(汽车牌照84号)闻名大上海。1929年她与年轻的外交官杨光泩结婚,婚后不久陪同丈夫赴欧洲任职。1938年杨光泩出任中国驻菲律宾马尼拉总领事。在日本占领马尼拉、杨光泩与七名中国外交官惨遭日军杀害的日子里,严幼韵带领其他遇难官员的遗孀和孩子数十人,战胜重重困难,顽强自救,一直到抗战胜利。1945年,严幼韵携三个女儿到美国,不久进入联合国工作,担任联合国首批礼宾官。1959年她与著名外交官顾维钧结婚,不断为家人和朋友营造幸福愉快的生活。她发现了长寿的秘密,那就是爱和乐观,对生活永远感恩。


▲严幼韵肖像


与复旦同龄的世纪传奇



百十载漫漫人生路

百十年悠悠复旦情

从在复旦求学

到战乱时期作为外交官夫人饱经苦难

再到成为最早一批联合国中国籍职员

严幼韵见证了一个世纪的沉浮

亲历了中国从动荡走向繁荣

却并没有被岁月的沧桑淹没

而是沉淀得越发美丽


严幼韵在联合国的办公桌前

“每天都是好日子。

一个杯子不是半空的,而是半满的。”

她话语中洋溢的乐观态度

将她美丽的笑容印刻在我们心中



一百零九个春天:我的故事

顾严幼韵在其《一百零九个春天:我的故事》一书中的前言《致读者——写于一百零九岁本书英文版出版之际》写道:

我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身体康健,幸福快乐。当人们问我“今天你好吗”的时候,我总是回答“每天都是好日子”。


尽管老朋友大多都已离世,但是还有许多体贴的年轻朋友悉心照顾我。他们挽着我的手走路(一位朋友说“我的左臂就是您的”),经常给我送礼物,带我尝遍顶级美食。


我的女儿都很出色。我总是说生养女儿是我的福气,因为她们跟我都很亲近。茜恩去世的时候我心都碎了。她是我们生活的核心。和职场中锐意进取的姐姐们不同,她经常在别墅中举办网球、麻将和桥牌派对,组织大家去韦尔小镇滑雪。她花费大量时间帮助子女们的学校和社区,教朋友们做中餐,甚至教她们打麻将。她的去世所留下的空白永远无法填补。就像我经常说的那样,我们必须记住,她的一生很成功,虽然过于短暂,但是很成功。尤其是她为我带来了儿子骝千,以及4个外孙和11个重孙。


雪兰一直悉心照顾我,租车带我出游,并且不断寻找新的度假胜地带我去度假。虽然她自己非常忙碌,但依然抽时间陪我打麻将。


自从维钧去世后,蕾孟一直陪着我。她鼓励我养条狗,也经常来探望我,还带我去检查身体。我每年盛大的寿宴也都是她组织的。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写自传,因为我总是喜欢展望未来,而不是回忆往事。但是蕾孟说服了我,她告诉我这是为了整个家族。我们渡过了两年回忆往事的愉快时光,录制回忆录时我们记起了很多事情,有时候还会有些小的争执。


我希望所有帮助我实现幸福生活的人们都能喜欢这本书。

 

见证世纪沉浮,笑对岁月沧桑


▲ 这是刊登在《良友》画报上的照片,标题为“上海名媛严幼韵女士”。以上图片来源:《一百零九个春天 我的故事》




▲2000年底,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金光耀赴纽约参加会议,顺道拜访时年96岁的严幼韵,向她介绍之前在母校举行的“顾维钧与中国外交”学术讨论会,并就编《顾维钧画传》请教相关照片中的人物与背景。(照片由金光耀教授提供)



▲美国纽约当地时间2015年9月27日,复旦首届女生、与复旦同龄的老校友严幼韵女士迎来110岁生日,与当地名流和家眷、亲朋二百余人共庆寿辰。( 摄影:中新社 阮煜琳)


来源:复旦大学微信公众号

相关链接:与复旦同龄的首届女生——严幼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