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7届研究生毕业典礼上,李永舫与大家分享了自己的人生和科研感悟:“快乐科研”、“天道酬勤”,在几十年学术生涯中,这朴实无华的八个字,推动李永舫心无旁骛,在共轭高分子光伏领域做出了突出的成绩,并一直走在该领域的前沿。


恢复高考: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

1977年,“老三届”李永舫在因“文革”中断教育十一年之后,重新叩响大学之门,考入了华东化工学院抗菌素专业(现华东理工大学生物工程专业)。进入大学后,年届三十的李永舫全身心投入、如饥似渴地学习。“十几年之后在完全失望的情况下突然重新有了学习机会,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我们当时努力学习的劲头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大家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把丢掉的时间补回来。”初中学的是俄语,高中虽学了点英语,但隔了太久,上大学时英语几乎从零开始学起。“现在年轻人走路都在低头刷手机,我们那时走路、甚至在食堂排队打饭的同时都是在低头看英语单词本背单词。”

那时的李永舫,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读书期间,他没办法照顾到远在河南农村的家庭,“我每学期只能写一两封信与家里联系。

李永舫中学数学、物理底子好,加上读大学后的努力,大二时他就提前报考了本校的研究生,被破格录取到“物理化学”专业。在他的大学同学本科毕业的同一年,1982年李永舫拿到了硕士学位。同年,他报考了复旦大学化学系的博士生。“当年有五个人同时报考吴浩青先生的博士生,包括吴先生自己的硕士生,最后只录取了我一人。”李永舫幸运地成为了吴浩青先生的学生,此后三年走上了锂电池研究之路。


错失发明锂离子电池机会:缺少临门一脚的创新思维

“在复旦读博的生活是很单纯的,”李永舫回忆,“就是每天到跃进楼一楼吴先生的实验室做实验。吴先生还给我们研究生同学开设了《电化学动力学》课,授课地点在当时南区的石油厂。吴先生当时跟我现在的年纪差不多,七十岁左右,老人家非常倔强和勤奋,天天跑实验室亲自带我们做实验,还亲自给我们授课。”李永舫协助吴浩青先生整理了授课的讲义,1998年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和斯普林格出版社联合出版了《电化学动力学》一书,成为众多高校的研究生教材。该书2001年被台湾引进,出版了中文繁体版。


1986年在复旦大学跃进楼门前与研究生同学合影


博士毕业后吴先生希望李永舫留校并得到了化学系的批准,但是由于他在河南农村妻儿的户口无法转来上海,而当时国家刚刚开始实行博士后制度,并明文规定博士后出站后农村家属可以转城镇户口,考虑到家庭的责任,李永舫选择了去中国科学院化学所做博士后,跟随钱人元院士开展导电聚合物电化学研究,并在那里工作至今。

回忆起吴浩青院士的成就,李永舫认为吴先生是国际上最早开展锂电池研究的学者之一,也是最早用电化学嵌入反应来解释锂电池的电极反应机理的学者。但最为遗憾的是没有抢在日本索尼公司之前发明“商用锂离子电池”,“事实上,吴先生的起步比他们早,在1980年前后就开始了锂电池电化学嵌入反应的研究。在我去吴先生的实验室之前以及我读博士生期间,吴先生的实验室已经开展了各种氧化物、硫化物、石墨以及导电聚合物用作锂电池正极的研究,并且提出了嵌入反应这一锂电池电极反应的机理。但是未能提出使用石墨电极为负极、氧化物电极为正极的锂离子电池概念,而被日本索尼公司1990年发明了锂离子电池。”锂离子电池的发明是电化学史上一个的非常重要的成果。李永舫认为,“我们复旦错失发明锂离子电池的机会,缺少的是临门一脚的创新思维,我自己作为参与者需要深刻反思。”

李永舫目前的研究方向是聚合物太阳能电池,这种太阳能电池的突出特点是可以制备成柔性和半透明器件,将来可以应用到分布式电源、帐篷、建筑物玻璃、可穿戴能源等方面。聚合物太阳能电池的研究目前还处在实验室基础研究阶段。现在中国在聚合物太阳能电池光伏材料方面在国际上处于引领地位,但在器件物理机理研究上还需要加强。李永舫介绍,从实验室到商品化产品需解决三个问题,一是效率,二是稳定性(即寿命),三是成本。“现在聚合物太阳能电池的效率已经超过了13%,达到了向实用化发展的门槛,接下来主要需要解决稳定性和成本问题。同时我们需要有长远眼光的厂家来合作进行大面积聚合物太阳能电池的产品开发和生产。”


情系化学所:“ENJOY”自己的工作

说到科研工作,李永舫认为好的科研单位应满足三个条件:一是研究条件,包括实验室空间、仪器设备等。二是研究氛围。三是有好的研究课题。

中科院化学所位于北京中关村,紧挨清华北大,面积不大。但在李永舫看来,“中科院化学所具有非常好的研究氛围和一流的研究条件,这里每个人都很单纯很努力,在电梯里碰面都会讨论做研究和写论文的事情。一个学生进化学所的时候不一定很优秀,但经过几年的熏陶和努力,到毕业时就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研究者。”

李永舫每天早上8点之前到办公室,晚上10点半至11点左右回家休息,除了吃饭睡觉,他每天在办公室和实验室的时间要超过11个小时。李永舫相信“天道酬勤”,他这种工作习惯是从大学时期开始养成的。如同当年吴浩青先生对学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李永舫用年复一年的勤勉默默鼓励着自己的学生后辈。


李永舫接受《复旦人》杂志的专访


“我非常喜欢我的工作,我提倡快乐科研。”李永舫强调“enjoy”自己的工作,同时,“如果我的学生合成出结构更简单、效率更高的光伏材料,我会发自内心地为他们高兴。”

至今,年届古稀的李永舫仍坚持在科研和教学的第一线。他每天的主要工作是与学生讨论研究工作和为学生修改论文。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2000年前后开始写日记,2007年以后用电脑记日记。”李永舫的日记并不是简单的生活流水账,“我会记述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学术活动,有时也会写上自己的感想和摘录感兴趣的网络信息。出差或出国开会时,也会记下所见所闻和当地的风土人情。最近几年到了年初,我会把能引起大家兴趣的出访日记片段发给师生、朋友贺年,分享乐趣。”


博士论文答辩:一场特别的“毕业典礼”

回首科研之路,李永舫感慨自己“生不逢时”,起步太晚:三十岁才步入大学校园,博后出站留中科院化学所工作时已经四十岁。虽然通过努力四十五岁评上了研究员,但在国家1994年设立杰出青年基金时他已超过了年龄。当他在自己的研究领域快速发展,课题组不断取得重要研究进展的时候,又到了单位规定的退休年龄,李永舫不得不在2007年停止招收硕博连读研究生,2009年开始不收博士生,2011年学生全部毕业。“但我相信天道酬勤,一直很努力。2013年幸运地当选院士对我来说就像恢复高考一样是一个迟来的惊喜。这样我又可以在自己热爱的科研道路上多走一段路。”

这份甘甜,是对李永舫几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于科研创新事业最好的肯定。“任何事都有两面性,人生苦乐相伴。我的座右铭是:顺其自然、抓住机会、致力科研、乐在其中。”

在2017届复旦大学研究生毕业典礼上,李永舫作为校友代表发言。几千名应届毕业生聆听了李永舫的故事与心声。

回想1986年春季博士毕业时,没有像今天这样隆重的毕业典礼,李永舫只匆匆在校门口与校领导、导师和其他几位博士毕业生同学拍了一张合影。拿到的毕业证书上,盖了谢希德校长的印章。


1986年毕业博士生和导师合影


但是对博士论文答辩的场景,李永舫印象深刻。“我的博士论文题目是《电化学嵌入反应的研究》。答辩委员会由校内外9位教授组成,其中中科院化学所的钱人元院士担任答辩委员会主席。答辩委员会的教授们都非常严苛,对我的答辩提出了许多问题,尤其是针对我们提出的嵌入反应机理,有些教授不认可,这是由于当时很难拿出确切的锂离子嵌入电极的实验证据。我通过列举已知实验证据和认真解释,才幸运地通过了论文答辩。”科技发展三十年,现在电化学嵌入反应已经成为公认的锂离子电池中的电极反应机理。

多年以后回想,正是博士生阶段老师们这样严谨、求真的学术态度和要求,为李永舫此后大半生的科研之路定下了基调。对李永舫来说,这份珍贵的记忆,是复旦给予他的一场特别而受用终身的“毕业典礼”。